第四十八章——战血精蝎王

斗罗之雷霆之王 兰彧 1944 2019.10.06 04:23

夜幕降临,月光透过参差婆娑的树影洒落林中,再加上隐隐绰绰的火光,光线虽然很暗,但也能勉强视物。

睁开眼睛,与佩奇对视一眼,不远处靠着帐篷小憩的风安安也停止了休息,原本打坐的九人将自身的气息隐藏到了极点,与空气融为了一体。

面临逆境,他们想的并不是逃生,而是……坑杀?

“进攻才是最强大的防守,你既然能独自走这么远,想来保命技能还是有的吧?如果我们失败了,你就早点跑吧。”少女抱着绿色的小麒麟,神色从容,一个闪着光芒的绿环浮在她的头顶,散发着生命的气息。

生活要是想如意,头上总要带点绿。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血精蝎王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它体型巨大,通体的红光在夜色下也看得清清楚楚,全身的骨节散发着强烈的杀气,一条由四节尾骨连接成的尾巴高高翘起,上面连接着一个火红色的尾钩。

魂兽对生命力的敏感程度远远超于人类,在捕捉到风安安气息的一瞬间,它的尾钩就对着她喷出火线,旁若无人地冲了过去,尾巴一扫就要把她卷起来。

隐藏的九人一看目标是风安安,直接暴露身形,直接丢出最强的技能,但是血精蝎王的速度却更快。

“两万年左右,你们小心。”离风安安最近的是唐葬心,看到这一幕直接拉住她的手腕把她拽过来,从她怀里一把捞出那只小绿麒麟,对着血精蝎王就扔过去。

“你干什么!放开小绿!”风安安直接变了脸色,毫无仪态地对着唐葬心吼道。

唐葬心没有理她,翻身就是一脚把佩奇也踹了过去,一银一绿两道光影在九名魂师攻击结束之时到来。

“唐葬心,猪爷回来弄死你!”佩奇的声音传遍整个森林,雷光涌动,佩奇瞬间变化成战斗形态,一股不弱于血精蝎王的气息从它的身体里发散出来,两者狠狠地撞到了一起。

“噗嗤……”两人是伴生关系,佩奇毕竟才五千多年,仅仅阻挡这一下,就抽空了唐葬心八成的精神力,还受到了反噬。

一团绿光准确地命中了他的头部,本至少眩晕一秒的唐葬心竟然头脑更加清醒,身后的少女虽然板着脸,但是这种救治仿佛成了战斗本能,被甩出去的小绿此时也放大了几个倍数,落在佩奇的背上,弥补着佩奇损失的生命力。

仿佛是被激出了火气,火红色地尾钩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奇怪的符号,紧接着,无数的血精蝎纷纷涌来,它们没有接近战圈,而是在外围,统一了声波频率,对准敌人吼出。

季达轮着双锤,准备给血精蝎王当头一击,耳膜突然开始刺痛,双目眩晕,七窍缓缓流淌出血液,没有击准目标,左胸直接被尾钩贯穿。

“靠,葬心,这畜生会精神攻击。”前线的佩奇看到这个情形,大吼一声。

“畜生,这可是你自找的。”唐葬心冷冷一笑,离开防御圈,雷霆陨星伞在右手出现,他直接飞向天空。

“佩奇,封住它们,给我三秒钟。”越是危机时刻,唐葬心越来越冷静,他本来可以带着佩奇直接离开,但是对这个少女,他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之感,让他根本就无法脱身。

会是那个人吗?呵呵,是自己想多了吧,这年头穿越总不会烂大街吧?

“就三秒,多一秒猪爷弄死你。”佩奇一脸怨念,那些小蝎子封住三秒很简单,这只大的一秒都难啊!

“禁制,封身。”果不其然,血精蝎王一秒便破除禁制。

第二秒,佩奇圆滚滚的身体挡住了它的步伐,随后体型缩小到巴掌大小,被小绿叼着远离战场,浮空的唐葬心与此同时一个踉跄险些从空中摔了下来。

第三秒,包括重伤的季达,九个人同时顶了上去,他们没有一个人是完好无损的,但是却带着义无反顾的神情,九人以一种奇特的阵型冲过去,所有的魂力爆发出来凝结成了一把剑,剑芒在地面上掀出一层深深泥屑,最后狠狠的劈砍在血精蝎王的身上,下一瞬间,便全部被扫到了地上。

“找到了。”一三魂环闪动,精神力捕捉到被定格的一只很普通的小蝎子,雷光炼狱发动,直接泯灭了这只千年血精蝎,战圈中正准备结束众人性命的血精蝎王发出一声惨呼,尾钩直接掉了下来,它眼中带着不甘,逃窜而去,只有周围的血迹,说明了战况的惨烈。

“嘶……风安安你能不能轻一点,痛痛痛……”帐篷里,唐葬心龇牙咧嘴地看着少女为他包扎,毕竟她魂力有限,骨折这种小伤就不要浪费魂力了。

“疼吗?我看你把我的小绿扔出去的时候也没有怕它疼啊。”风安安恶趣味地又使劲拉了一下绷带,还恶趣味地绑了一个蝴蝶结。

“大姐,当时那个蝎子第一目标是你啊,一旦达叔他们没拦住,你这小身子骨绝对散架,我才让佩奇去做第二道防线防患于未然,你的小绿我只是扔过去让它当医务人员,你看最后我的准备不是派上用场了吗?疼,疼……”

“那你最后是怎么打退它的啊?”风安安好奇地问道,无论何时何地,风安安这个十万个为什么都让人很头疼。

“血精蝎王是一种很特殊的魂兽,它的命核是藏在自己蝎群中间最能躲藏的血精蝎身体中,一旦本体灭亡,就会直接夺舍,相当于永远有两条命,要想打败它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就是弄死它,夺舍也是需要时间的,第二是弄死那只小的,血精蝎王极为惜命,绝对不会打下去。”唐葬心揉着肩膀解释道,仿佛又想起了三个月被大师的《五年实战三年模拟》支配的恐惧。

看着少女准备开口,他急忙说道。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每只血精蝎发出的声波频率不同,在蝎王攻击达叔的时候我捕捉了它的频率,通过对比找到了那只躲得最谨慎的血精蝎。”

风安安眼中带着迷茫,说道:“你说到前面我就明白了啊,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你当时为什么不直接跑了?”

灯火摇曳,映射着唐葬心的脸忽明忽暗。

“因为,我不认识路啊。”

风安安突然转过头来,伴随着如碧波清泉般的眼眸,露出一个很温馨的笑容,无关男女,不存情愫,而是一种看到亲人的温和。

“你很像一个人,只不过那个人啊……遇到危险一定是第一个逃的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