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二章: 血战立威

天煞邪皇 草根汪 2328 2019.10.06 04:23

“当当当”,一阵乱剑似雨,“死不了。我的北冥峰主晁魃兄弟。”北冥峰主晁魃睁眼一看,原来是紫月峰主姬婵娟用金罗伞替自己挡着厉鬼王的水晶碧玉剑,连声说“谢谢!谢谢!”

“别客气,你我都是替谷王办事。”紫月峰主姬婵娟粗广的嗓门回着话,“但我也只能消极保住你我的安全,却无法打败这个厉鬼王!”

“是啊!我们都打不败了厉鬼王,我们的老谷王已不在了,现在这位也年轻了一点!”说到这里,北冥峰主晁魃垂头丧气地讲着,“没用啊!”

厉鬼王看着眼前那两个峰主,心里在暗自琢磨着,估计使自己能获得洪荒之力的人应是谷王李笑天。他这么年轻,能被万仙死谷王看上,那自有其过人之处。这两个峰主也只是法力修为上有所造诣,但终将难助自己成大器。

想到这,厉鬼王再次催动水云真体功,两水臂“哗哗”变成两条水晶玉链,闪着清凉寒光,朝李笑天飞去。

此前,厉鬼王在与北冥峰主晁魃斗法之时,李笑天就没闲着,心里很急也很生气,没想到我这个北冥峰主晁魃主管厉鬼河,结果如此不堪一击,并不比雀云峰主嬴果智强,才导致今天如此惨败,整个万仙死谷都的反思啊。

不过好在,我万仙死谷也是在瑶池灵山之内,虽我斩杀不了你这个厉鬼王,但我也得把我的兵救出这厉鬼河啊。想到这里,李笑天抓住厉鬼王与晁魃打斗之际,用擎天霹雳剑招唤瑶池灵山之灵力,准备击散这可恶的厉鬼王。

为什么在这里说是招唤不再是生气,打通李笑天脚底与瑶池灵山的灵力的衔接。这主要是李笑天经过了一些系列的实战和不断研究,提升了自己内在的修为,使自己在驾驭外在的灵力方面,有了很大的突破。

就在姬婵娟与晁魃对话之时,整个厉鬼河与万仙死谷的云气都在变幻,瑶池灵山的灵力朝着万仙死谷涌来,如大海浪涛千尺高,云卷翻滚,他俩听着金罗伞水晶碧玉剑声变得稀疏,转眼朝外望去,看着这诡异的天象。

晁魃不安地问“这种天呈异象,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不好,不知是谁在调动瑶池灵山之灵力?如果是厉鬼王,我想我俩今天命就要葬送于此了。甚至我们整个万仙死谷!”紫月峰主姬婵娟一脸惊魂未定地说着。

“不会的,一定不会是他厉鬼王。”北冥峰主晁魃非常肯定地否定着姬婵娟所说,“你想,他是厉鬼王,怎么可以用灵力的仙气来斩杀我们呢?除非海水倒灌,苍海为桑田。现在天生异象,我认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们的谷王在召集这瑶池灵山的灵力。”

于是姬婵娟运气发功于左掌,顷刻之间,掌心喷出一股淡淡乳白色的真元,真元内飞夹着粉色桃花般的真元,飞进薄薄的金罗伞内,很快金罗伞开出一个可以看见外面的天窗。晁魃急不可耐地朝金罗伞窗口伸头一望,差一点,吓得晁魃跌倒,掉入厉鬼河内。

只听见金罗伞“当”地一声,并传来向四周扩散的“嗡嗡”声。晁魃这才知道水晶碧玉剑,射不进这个金罗伞内,这是自己虚惊一场。晁魃再往外望去,真得被自己言中了,高兴地一拍手,“啪”地一声,“说我们应有救了!”

这时,紫月峰主姬婵娟早已看到一切,暗想,过去我还不臣服于他李笑天。对这谷王若理若不理的,今天才算长见识了,还真有两下子。庆幸自己没有像魔都沙拉那样莽干,否则就是永远踏上一条不归路。

想一想也是,老谷王一世英明,岂会选一个庸才?此刻,紫月峰主姬婵娟的心情平和了很多。

现在,李笑天生死一线,自然不会等死,迅速把这瑶池灵山这外界的灵力转变为自己的洪荒真元,极速提升自己内在修为。李笑天有了这个底气,刹那间使用金尊万剑杀魔的很毒一招。

此刻,众人只见李笑天周身青云高积如山,幻化成万道金光,擎天霹雳剑演化成万把金剑,直飞来袭的水晶碧玉剑和水晶玉链。

“啪、啪啪——”厉鬼河面的上空,不断传来一连串的翡翠碎断之声,金光闪耀的擎天霹雳剑,击得水晶碧玉剑和水晶玉链一片断碎,四处乱飞,有得迸射河面的厉鬼身上,厉鬼一声声地哀号着。但擎天霹雳剑的万剑仍朝厉鬼王前飞去,所向披靡。

面对这来势凶凶的金剑林,厉鬼王虽然并未害怕,不过他还是暗自佩服,这么年轻,竟然能加此轻松驾驭瑶池灵之洪荒之力,非常人所为。否则定会被这洪荒之力所反噬。赞归赞,但更加坚定了厉鬼王要杀死李笑天的决心。

“小娃娃,你这老调重弹,一点意义都没有,无非是在浪费时间!”兵不厌诈,厉鬼王也不适时机地打击着李笑天的信心。

“废话,至少我可以让我的人全部撤离,赢得了这宝贵的时间。还有你以为我真的灭不了你,以火攻之,把你一块块、如细沫一般的形体烧为乌有,你看你还敢这么狂妄吗?!”在对话之际,李笑天的万剑已把厉鬼王分割得千朵万块,随着擎天霹雳剑的剑风四处狂飞。

李笑天对厉鬼王爱恨交加。双方都打到这种境地了,李笑天对厉鬼王的爱意从何而来?可能一些读者对此并不太了解。李笑天对厉鬼王的爱,自当让厉鬼王存活下来,继续帮着自己守卫着这万仙死谷的厉鬼河。今后,若少了厉鬼王的威慑,那就不能称之为厉鬼河了。

恨,厉鬼王正让李笑天生着怒气,不断用洪荒真元,“歘、歘、歘”,如幻影一般分割着厉鬼王的身形,使之小而再小。

李笑天还不解气,同时用左手不断使出青云团,“噗哧、噗哧”飞出,不断在前方聚拢高速飞行的飓风,把这些切碎沫状的厉鬼王吹向天涯海角,不见踪影,李笑天这才息怒下来。

“撤!走。我们去追赶那青阳子,一定要把这个小搐牲生抽活剥掉,他差点,把我们整个万仙死谷给毁掉了。”

李笑天的盛怒着实可怕,尽把那么强悍的厉鬼王给解决掉了。紫月峰主姬婵娟与北冥峰主晁魃还没从李笑天与厉鬼王这骇世惊俗的打斗中走出来,听着谷王这么一说,虽不知青阳子是谁,也不知为何因,但也不敢问李笑天,他们小声地问着雀云峰主嬴果智,才知其因。

现在三位峰主,均不敢在李笑天放肆,现在噤若寒蝉,小心集合着自己的手下。“你这个北冥峰主是怎么担的?如果今天是你,那你还能活着回去吗?回去你一定多加想办法对付为个厉鬼王。有朝一日,他若是破了这个结界,难道我们都得死在他手下?”

昔日趾高气昂的北冥峰主晁魃已没,此刻战战兢兢,身上冒着冷汗,“过,过去一直是谷王亲力所为,在下确实一点也不知。在这里,也只是一个摆设,对其监视罢了。”

“那你知道老谷王是怎么对付厉鬼王的?”李笑天厉声地问着。

“属下……属下……”想了半天,北冥峰主晁魃脸红脖了粗,不敢再回李笑天的话,只得摇着头算是回着话。“你说你干什么吃的,真失责了。”看到这一幕,李笑天脖然大怒地斥骂着北冥峰主晁魃。

猛然间,北冥峰主晁魃眼睛冒着喜悦之光,说“哦,对了,对了,好像谷王令里有什么学问,具体在下不知道了。因老谷王对我们都留了一手,我们也不敢贸然了解老谷王的机密。”

这话引起了李笑天的高度重视,用意念快速浏览着谷王令,希望能找出治厉鬼王的绝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