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天命所来 命运皇帝 1868 2019.10.06 04:23

嬴非君率领二十万将士一骑当先,右有一袭黑衣的邪教教主雪听雨,左有一名身披银袍的英武小将,不是剑北行,而是那道心受损的吴二百。

此刻的剑北行因为屁股问题,被嬴非君安排在了中军坐镇,被加在了几位老将军坐骑中间,被几双昏花的冷眼以待。

而珠明儿则率领一帮邪教高手在暗中护驾,以备正教弟子的刺杀。

“王上此去是攻城还是去截那朝廷援军?”

嬴非君右侧的雪听雨轻声说道。

“我让剑北行去攻占焦陵城,而我则会去亲自去拜会一下我那废物叔叔李纳兰。”

嬴非君昂首挺胸,眉宇间的一股英气令许多男儿都自愧不如,披上戎装的她更像一个纵横沙场的俊美少年而非那位弹指间亡却大秦盛世的星月公主,或者说是负阴女帝。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雪听雨斟酌了一会,然后定神说道。

“有话就说,别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

嬴非君不耐烦的说道,说得她自己好像不是一个娘们似的。

隔壁的情商和智商都很堪忧的吴二百闻言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然后,雪听雨眯起眼睛,直接跳过中间的嬴非君,对吴二百说道:

“徒儿啊,你去替我军中给剑将军带个话,而且你必须表情嚣张的跟他说:是我吴二百打的小报告。明白了不?”

吴二百一愣,然后说了句明白就一扯缰绳,纵马向军中屁颠屁颠的去了。

“王上,我们继续,我着实觉得剑北行不适合守城,虽然我没打过仗,但我感觉剑北行守城会被人阴死,因为他太过张扬了,还不如让他去和临西王打一场,磨磨他的锐气。”

雪听雨续而说道。

“不,我让他守城恰恰是一种对他的磨炼,他太过小心谨慎,而且一但抓住机会就又会太过急切,比起他那位一剑万人敌的大哥剑北望可差远了,虽然他也打过几年的仗,不过他好像太过依赖他的大哥了,这让他的许多优点都被埋没,而现在,我要将他的全部都挖出来。”

嬴非君说道。

“王上为何如此看好这剑北行?难道王上觉得这剑北行也有那剑北望一剑万人敌的潜力?实不相瞒,我邪教中这样的人物算不上多,但也有一手之数,如果王上同意,我这就可以命一两个过来,为王上助阵。”

雪听雨悠哉悠哉的说道。

“江湖里面的破事你还没摆平呢,何谈来指染我江山中事?再说我看好那剑北行是有原因的。”

嬴非君摇着头笑着说道。

“剑北行身上莫非有什么秘密?”

雪听雨眯起眼睛说道,她开始对这剑北行好奇了,能让这位不当公主,不当女帝偏当什么女霸王的嬴非君垂青的人物,剑北行啊剑北行,你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

“其实也没有什么秘密,非要说原因的话,那就是因为他姓剑。”

嬴非君说道。

“剑?剑这个姓怎么了?”

雪听雨此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对剑这个姓,她这个邪教教主竟然也一无所知。

嬴非君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对雪听雨说道:

“我在皇都的时候,去过摘星楼,虽然我很不喜欢那个地方,但是,我在最后从一个“人”那里得知,那千古第一妖仙雀儿也姓剑,她出自一个隐世仙家,剑氏。”

“剑氏?听着来头很大啊,都敢自称仙家,我教中有个让我头疼的老怪物,也姓剑,看来回头得好好问问他。”

雪听雨自思量的说道。

说话间嬴非君等二十万小人之军便兵临焦陵城。

今夜的夜风中,焦陵城城头上的魏旗都飘摇的无力。

此时,嬴非君与雪听雨对视一眼,皆露出一个笑容。

就在嬴非君在焦陵城前走个形式就去截那废物临西王李纳兰所带的十万秦军的时候。

这时吴二百一脸郁闷的从军中来至阵前对雪听雨说道:

“剑将军为何狠狠的把我骂了一顿?我有做错什么吗?哎,为什么非要骂我呢……”

雪听雨闻言,对吴二百说道:

“哦?那你对他干什么了吗?”

“没干什么……”

吴二百唯唯诺诺的说道,显然是心里有事。

“当真?”

雪听雨看见吴二百这表情就知道他背后地里一定是把那间剑北行给揍了,故而眯着眼睛,满是笑意的问道。

“其实也就把他打了一顿……其实挨打后的他比没打的他态度好多了,现在他最多在生着闷气……”

吴二百解释说道。

“胡闹!现在马上就开战了你把攻城将给打了!这成何体统!”

嬴非君闻言后,先是一愣,随后便十分生气的对吴二百说道,但也没想怎么为难他,反正他混身是伤,也不在乎吴二百这三拳两脚。

而就在这时,一个不好的消息从军中传来,打破了嬴非君对吴二百还算温柔的幻想……

“报,王上,剑将军他……剑将军他……”

一个信卒十分不知道该如何描述的说道。

“剑北行他娘的到底怎么了?!”

嬴非君在阵前强装淡定的对那信卒低吼道。

吴二百弱弱的来到雪听雨身边,这意味着这件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剑将军不知怎地被人打成了猪头……”

在那个信卒的心中,只有猪头二字可以描绘剑北行此时的惨状了。

“那他还能动吗?”

嬴非君转头瞪了一眼那躲在雪听雨身边的吴二百,随后便对那信卒说道。

“现在已经令军医抢救,而军医说剑将军的情况并不容乐观。”

那信卒说道。

“也就是说他快死咯?”

嬴非君面若寒霜的说道,一股寒意席卷阵前各将领军士的每一个毛孔,吴二百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

“其实也没下多重的手……谁让他那么不经打……”

“不经打?好啊,吴二百,今天你要是不能给我把焦陵城给拿下,我就让你把你打成猪头!你听到没有?!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支支吾吾的像个娘们一样!去,今夜拿不下焦陵城你就等着变成猪头吧!”

嬴非君对着躲在雪听雨身后的吴二百甚是头疼……

这小子也太不给面子了,关键时刻居然掉链子,剑北行给打了……

算了,打就打吧,反正他剑北行就是欠,但是,眼前这焦陵城怎么办?攻下来容易,可守下来难啊,须知,两路伐嬴大军都来势汹汹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