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六章 大祭司格林

熊出没探险记 青天遥遥 1814 2019.10.06 04:23

第二天,阴转多云。

唐钰他们已经吃过了早饭,不同于晚餐的丰盛,早餐显得比较朴素,不过也都很好吃。

吃过早饭后,他们一个个整装待发,准备前往寻找维雅族的大祭司,向它询问回到地表世界的方法。

大祭司并不住城里,它住在生命之树的树干上,这是它独有的居住地,而普通人,甚至是一族之长,也都没有权利居住在生命之树上。

唐钰他们之前瞧见生命之树时,只见它直插云霄,落脚点却没有看太仔细,实际上,生命之树并不扎根在米诺城中,而是在米诺城后数十公里的地方。

虽说米诺城距离生命之树有足足几十公里的距离,但是因为它在维雅族人中的重要性,所欲维雅族人们自发的修建了一条直通生命之树下的道路。

道路很宽,怎么着也得有个六七米,两辆轿车并行都绰绰有余。

生命之树与米诺城的几十公里,唐钰他们不会傻到走路过去,走路估计得要小半天,他们自然是直接开启[精神光翼],极速飞掠过去。

加上中途观望风景、拍照合影所花去的时间,不过一个小时,他们就已经来到了生命之树的树下。

生命之树不愧是香巴拉世界最为高大的树木,它的主干极粗,别说是十人环抱了,哪怕是来上五十个人,恐怕都不足够。

不仅主干粗壮、高度惊人,它延伸出来的无数枝丫、数不胜数的宽大叶片,以及将方圆十数里笼罩在阴影下不露一丝阳光的厉害,也都值得说道说道。

将心中的震撼给强行压下去,唐钰定了定神,他来这里的目的,可不只是瞻仰这棵大树是如何如何广大的。

唐钰用力拍了拍大家的肩膀,把他们一一唤醒,接着看向蓝启,示意它在前面带路。

根据蓝启所说,维雅族的大祭司名字叫作格林,住在生命之树距离地面有一千多米的树干上。

抬头望上看,唐钰他们除了数不尽的枝丫与树叶之外,再没有看见任何东西。

“咱们应该要怎么上去?”唐钰问道。

“跟我来,”

蓝启一边往前走,一边朝大家招了招手,说道:

“大祭司曾经在生命之树的最下方,也就是咱们所处的位置上,设置了一个传送阵法,通过那个阵法,咱们能直接来到大祭司家的门前。”

“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神奇的阵法,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光头强脸上多了些许震撼,有些喃喃地说道。

瞧着发起痴来的光头强,熊大与熊二无奈地对视一眼,接着一熊架起光头强的一只胳膊,提溜着他往前走去。

大祭司格林所留下的阵法是隐蔽着的,主要是其极爱清静,不希望有人打扰到他,可以说除了极受它喜爱,俨然是它徒弟的蓝启之外,就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个阵法的所在。

随着蓝启的一阵摸索,在加上口中念念有词的加成,一道四边泛着金光,中间则是一团浅紫色漩涡的门,缓缓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看来,这门应该就是蓝启所说的阵法了。

门不大,宽不过一米,长也不过一米五,可以说除了蓝启和光头强之外,其他人进入其中还挺费劲,尤其是身宽体胖的熊大与熊二。

对比了一下熊大熊二的体型以及那道门的大小,蓝启果断地让他们两先上,并且安排剩下的几个人在他们身后推搡,努力把他们给推进去。

这不是一个轻巧的活儿,唐钰他们在两熊身后费了吃奶的劲,才一一将他俩给推了进去。

推完之后,力气小的赵琳差点站不住,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唐钰和光头强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气喘吁吁,就好像连续不停地跑了十几公里似的。

一番休整之后,唐钰他们才再次出发,顺着那道门走了进去。

一番天旋地转过后,唐钰他们缓缓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处的位置,已经与之前大不相同,并且唐钰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立在他们不远处的熊大与熊二。

唐钰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很是奇怪,周围全是那种木质结构,没有一点点装饰,就好像是在树干里一样。

仿佛是理解了众人眼中所要表达的疑惑,蓝启带着淡淡的小,点了点头说道:

“你们猜的没错,大祭司他的家,就安置在了生命之树的树干里。”

听了蓝启的话,众人随有些震惊,但是心里却有些准备,也不太过于惊讶。

倒是赵琳,她皱紧了眉头,开口问道:

“这样做,不会对生命之树造成不好影响吧?”

“没事的,大祭司绝对是我维雅族中最爱护生命之树、最懂得保护生命之树的存在。

况且大祭司在这里居住了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如果生命之树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的话,早就应该出现了才是,可它却依旧是枝繁叶茂,生命力旺盛。”

“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赵琳听蓝启如此说完,虽然心中还是有些担忧,不过却相比之前好了许多。

既然生命之树没有发生不好的影响,那也就罢了。

一番交谈过后,他们也再次行动起来,朝着正对着他们不远处的一扇门走去。

在香巴拉世界,精神力量才是最为重要的,几乎找不着任何关于科学的影子,因此自然是没有门铃这种存在的,

朝面前这扇极其普通,甚至有些简陋地门努了努嘴,蓝启示意他们过去敲门。

还没等唐钰走上前,熊二却突地窜了上来,面带兴奋地抢过了“敲门”这一差事。

熊二虽然抢了唐钰的差事,但是唐钰却没有生半点气,这种事情他在探险旅程中已经司空见惯了。

熊二似乎对新鲜的事情怀有着极为强烈的兴趣,甚至都不去管自己做这件事有没有好处,有没有意义。

熊二兴奋地用力拍着木门,力道之大从门被迫发出的“哐哐哐”的声音中可见一斑,他似乎不是要敲门求见,而是在暴力拆门的节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