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祝你好运

凛元 洛某七 1987 2019.10.06 04:23

无暇再去多想,洛涯冲到了她的身边,然而幸却是依然紧闭着双眼,豆大的汗珠自她白皙的皮肤上的各处冒出,似是感受到洛涯来了,她努力地试图张开自己咬紧的牙关,却最终也未能说出一个字。

洛涯见状连忙将手放在了她的背后,一缕元气自那里传入了她不断颤抖着的身子里,洛涯这才发现,她体内原本泾渭分明的两种神兽血脉此时却是有着一小部分夹杂在了一起,并且不断地互相倾蚀着对方,仿佛将幸的体内视为了战场,要斗个你死我活一般,那部分血脉剧烈地翻腾着,带给了幸难以想象的痛楚。

“镇压...镇压...怎么才能镇压住...”

洛涯焦急地思索着办法,然而即便是以他的境界,也没办法做到将这两种血脉所彻底分开来,而若是强行以元气进行压制,便需要在幸的体内汇入大量属于洛涯的元气,但是这个过程中稍有不慎,引起幸自己元气的反噬,便会令得对方爆体而亡。

“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洛涯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他极度厌恶的无力感与绝望感,却又很快被他驱散开来,他现在必须保持冷静。

“师...父...勿...急...”

大脑正疯狂运转时,幸极其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了,本就不太习惯说话的她在这极度虚弱的状况下,更是难以听懂了,但是洛涯听得很认真很专心,于是连忙点了点头表示回应,只是他皱起的眉头却是怎么也解不开了。

“每...月...四五...次...一...时辰...便...好...”

艰难地说完了这几个字,幸便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了,看着她让人极为揪心的样子,洛涯强行忍住了想要打晕她的想法,因为若是她真的陷入昏迷,体内的血脉冲突可能将彻底不可控。

洛涯探入幸体内的元气努力向那处交融冲突之处散发着平息的意愿,却是因为太过微弱而无济于事,可若是再多一些,幸便很可能承受不住,他彻底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就只能这么束手无策地看着么...”

洛涯甚至想过既然如此干脆离开等她恢复,但是终究却是没能说服自己移开脚步。

“为什么那部分会交融啊?”

他双眼已经不忍再去看她颤抖的身子了,却是始终想不明白,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两种血脉为什么会突然之间互相交汇。

或者说为什么是只有那一部分?

想到此处,洛涯猛然警醒,他之前的思维一直有些固化了,想的只是产生冲突的原因,然而实际上,从先前的角度来看,是只有那部分发生了交融,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就是只有那部分没有被分开!

“那位龙族前辈设下的封印!”

这个想法在他脑海里炸响,于是他不再只是安抚冲突的血脉,探入幸体内的元气迅速在她的体内游走起来,小心翼翼地搜寻着她五脏六腑内每一处角落,他觉得自己这个师父能否有那么一点用,便在此一举了。

终于,在一处穴位上他察觉到了一点异样,细细探查之后,才发现那是一道极为强大的阵法,为了不被幸的身体所排斥,阵法的波动被设置了一些隐藏手段。

阵法悠然地运转着,仿若绝对命令般的封印之意自其中传递而出,而后扩散至幸身体里的每一寸血肉,镇压着那躁动的两种神兽血脉,只是,如此巍然磅礴的阵法自然需要不菲的能量供给,而幸自身的元气显然是无法满足,所以洛涯能隐隐察觉到此时的阵法并非全力,有一部分正被其用以吸取天地元气。

“这便是每个月血脉会爆发四五次的原因么...”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所在,洛涯稍微松了一口气,“既然原因是元气不足,那么我来补充就好了。”

阵法不同于身体,不会对不同的元气产生排斥,不过即便如此,洛涯也不敢贸然注入太多,只是先控制着那一缕元气缓缓接近进行试探。

然而,令洛涯完全没有料到的是,他那一缕元气刚刚接触到阵法,便直接被阵法彻底封印住了,而后大阵微微运转,竟是直接将其镇压为了虚无,而感受到体内的这股波动,幸本就颤抖着的身子又是一阵剧烈的抽搐。

“怎么回事...”

失去那一缕元气控制权的瞬间洛涯便有些懵了,他不明白这道阵法为什么会对他注入的元气产生那么强烈的攻击性。

“年轻人。”

正自不明所以的洛涯脑海里却是突然回荡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却是让他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这个声音是谁的,怎样传来的,在先前他已经排除了传音入耳的可能性,可若是精神交流,周遭又哪有什么其他人?

“若欲涅盘,必经烈炎。渡过涅盘境时你还没明白这么浅显的道理么?”

这句话令他更加迷茫了,他不明白对方想要表达什么。

“这个小女孩体质特殊,若是没有我这道封印,早便死了。”那个声音自顾自地说着,洛涯听见这句话后,方才知道大概是设下封印的那位龙族前辈所留下的印记在与自己交流,于是便认真听了起来。

“可即便是我留下的封印,也只能堵不能疏,终究还是会有水漫决堤的那一天。”

听得此话,洛涯心里无疑又是一凉,设下封印的这位前辈境界不知有多高,然而即便是他都只能暂时压制,幸体内情况的严重可想而知。

“不过,虽不知如何解决,但是一味的镇压封印只会起反效果,若是真想彻底解决她体内的问题,那么便必须让两种血脉一直尝试接触与融合,否则我想即便到时候找到了方法也无法成功。”

洛涯这才明白为何会有阵法吸取天地元气而衰弱的这几天,原来那位前辈已经考虑到了这个地步,心中不禁一凛,这位前辈的境界不知已经高到了何处。

“年轻人,若是真想寻法解决,我祝福你,只是留给你的时间可能不会太多了。”

“祝你好运。”

说完这句话,那道声音便再未响起了,毕竟那只是一道印记,能传达这么多信息已经说明对方境界高得恐怖了。

“好运...”

对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修行者之间惯用的告别语,不过此时洛涯心里却是生出了些别的感受,有些东西的命中注定的,但是运数却是可以改变的,并且也会影响最终的结局。

“真的有解决的办法么...”

洛涯望着仍紧咬着牙对抗着体内剧痛的小女孩,终是不甘地叹了口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